中新網|安徽|北京|重慶|福建|甘肅|貴州|廣東|廣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黑龍江|江蘇|江西|吉林|遼寧|內蒙古|寧夏|青海|山東|山西|陜西|上海|四川|香港|新疆|兵團|云南|浙江
無標題文檔 皇冠走地 廣告
無標題文檔

來自縣域醫共體院長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思考

來自縣域醫共體院長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思考

2020年02月28日 15:43 - 來源:中新網山西新聞

  一場出其不意的武漢新冠肺炎疫情,隨著春運的洪流和高度發達的交通體系,短時間內席卷了中國大地。值得世界人類慶幸的是,中國的制度優勢,讓這場疫情短時間內得到了很好的控制。正如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譚德塞所講:“中方行動速度之快、規模之大,世所罕見,展現出中國速度、中國規模、中國效率,我們對此表示高度贊賞。這是中國制度的優勢,有關經驗值得其他國家借鑒!

  或許還有一些人有所質疑,中國近14億人口,才有7萬多人發病,認為目前疫情防控措施是過激之舉。偶然的因素,讓“鉆石公主號”郵輪成為新冠狀病毒肺炎的“社區模型”,雖然郵輪上采取了有效的隔離措施,但17%的感染率,讓人不寒而栗。如果不是采取了封城、社區管控等一系列超常規舉措,17%的感染率足以讓國家整個管理體系癱瘓,社會出現嚴重的動蕩,陷入一場二戰以來罕見的人類災難。所以,從中央和地方政府層面來講,所做出的各項應對之策是十分科學的。但是,作為一個縣級的醫院管理者,通過這場疫情,也觀察到我們縣級疾控、醫療體制等方面需待完善的地方。

  一、地方衛健管理部門疫情應對不專業

  從國家衛健委的層面來講,反應是及時的,措施是科學的,尤其是針對新冠肺炎診療規范的密集動態調整,就足以反映出國家衛健行政部門快速的專業應對能力,但是地方衛健行政部門的反應就相對不足。

  一旦出現新的疫情,作為衛健管理部門,必須立即成立相應的專家組進行會商,確定科學的防控方案,有三個技術層面的事必須組織專家立即上手,一是公共衛生專業人員通過流行病調查,確定傳播途徑和潛伏期,為疫情隔離提供醫學依據。在這一點上,鐘南山院士做好令人信服的流調報告,最終確定了14天的潛伏期,這是一個很大的功勞。二是由病理專家對懷疑新型疫情死亡病例進行強制性尸檢,掌握該疾病的病理變化,才能明確病因,科學指導臨床治療。而武漢從第一例新冠肺炎死亡到解剖第一例遺體解剖,中間至少間隔了45天的時間。三是由臨床醫學專家進行病案討論,形成專家共識,統一治療方案。我們注意到,許多縣級衛健行政管理部門的主要負責人是由非醫學背景的人員擔任,是造成疫情應對不力的一個主要原因。

  二、疾控防線令人堪憂

  這次疫情的發生,首先面臨大考的就是疾控體系,面對新的疫情,疾控系統的應對策略令人擔憂。國家疾控中心這次躺槍是有些無辜的,傳染病的報告信息系統是非?茖W的,如果出現新的疫情,兩個小時內,國家疾控中心就可以在網上得到預警,而令人大跌眼鏡的傳聞是國家疾控中心高福主任從微信的朋友圈得到這個消息。這個問題主要責任在縣級疾控中心。一是管理體制的問題,2003年非典疫情以后,疾控體制進行了重大改革,把原來的防疫站拆分為衛生監督所和疾病控制中心,人員一分為二,大部分縣(區)的疾控中心的編制只有40名左右,他們不僅承擔傳染病的防控,而且還承擔慢性病、健康教育、計劃免疫等管理工作,再除外行政后勤人員和檢驗等,實際從事傳染病管理的只有為數不多的專業人員,一旦遇上較大的疫情集中爆發,僅流調工作一項,就足以讓疾控中心癱瘓。二是行政干預,縣級的疾控中心收到醫療機構特殊傳染病的上報請求后,先請示當地衛健行政部門,往往造成了疫情信息的延遲甚至過濾,于是,疫情上報始端受阻。

  三、醫療防線手忙腳亂

  這次疫情,使改革開放以來所積累的公立醫院管理體制問題徹底暴露出來,我們從官方發布的信息發現,武漢市醫療資源十分豐富,醫院的總床位數接近10萬,這么大的病床存量,在確診病人不足1萬人的時候,醫療防線就出現嚴重混亂,造成大量的新冠肺炎病人無法收住,滯留在社區里,正常人與病人無法有效隔離,使整個武漢市形成了蜂窩狀的疫情區。在為醫護人員所閃亮的天使光芒所感動、所流淚的同時,許多人都在反思一個問題,為什么這么大的醫療資源體量經受不住這場疫情的考驗呢?根源就是管理體制上出了問題。在國家層面,已經對此有了相應的對策,2015年國務院辦公廳就印發了《關于推進分級診療制度建設的指導意見》。如果我們有很好的分級診療制度,首診到衛生院(社區),然后到縣(區)醫院,重癥或復雜的轉診至三甲醫院,就不會出現武漢病人拒收的現象。但是實施分級診療制度就是調整就診布局,影響到地方政府、醫學院校、醫院的局部利益,直至現在,并沒有得到各級醫院的積極響應。2019年,國家衛健委推出縣域緊密型醫共體的建設,這項工作全國還在試點階段,還停留在表面,其效能還沒有得到較好的發揮。

  四、醫療、疾控體制改革勢在必行

  由于武漢醫院各自為戰,缺乏整體聯動和資源統籌,最終讓疫情各個擊破。山西省從2017年全面推進縣域緊密型醫共體的建設,將縣級人民醫院、中醫院、婦幼保健院和衛生院(社區衛生中心)整合為一個醫療集團,由人民醫院院長擔任集團的理事長,可以自主調動整個集團的醫療資源,包括村服務室。全國啟動疫情防控行動以來,山西縣域不少醫療集團職能統籌劃分,整體聯動;人員統一調配,物資統一協調;并推演出了一個縣級醫療集團可以承接500到1000名新冠肺炎病人的能力?梢哉f,山西省緊密型醫共體建設在這次疫情中接受了初步的考驗。這也為未來疫情防控和醫改起到了啟迪作用:

  一是緊密型醫共體建設的目標是正確的,是實施分級診療的最基本的保證。實施緊密型醫共體的核心是要破解現有的縣域衛健管理體制,真正實現監管分離,讓縣域醫共體有充分的管理自主權,形成醫療資源管理上的合力,實現醫療資源的合理布局和科學利用,

  二是要轉變疾控中心的運營模式,要借鑒縣級婦幼保健院保健和臨床相結合的成功經驗,建立防疫與臨床相結合、戰時與平時工作相結合的模式,在疾控中心的基礎上組建縣級傳染病院,成為抗擊較大的疫情人才和資源蓄水池,平常進行常見傳染病的診療?h級疾控中心應該真正成為縣域醫共體的一員,依靠縣域醫共體豐富的人力和設備資源,才能有更強的實力應對復雜疫情的出現。同時,調整疾控中心的業務項目,將慢病管理、健康教育交給縣級人民醫院,真正做到防治結合,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

  三是加緊實施縣域衛生信息化建設,這次疫情發生后,許多地方還是實行面對面的流調方式,不僅工作效率低下而且給疾控人員也帶來了風險。通過信息化系統進行網上流調,通過通訊手段獲取病人路徑,提升流調的效率和準確性。

  這場疫情阻擊戰即將結束,這場疫情對中國醫療衛生事業所帶來的改變或許是十分巨大的。

  作者系介休市醫療集團理事長 樊金榮

廣告
廣告
廣告
關于我們| About us| 聯系我們| 廣告服務| 供稿服務| 法律聲明| 招聘信息|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 11000002003042號]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5699788000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

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 11000002003042號]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5699788000